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郝叔和他的女人(后传)】【04】【作者:不详】【完】

发布日期:2017-09-22  来源:  阅读:加载中


  第四章
  整整三月,五个女人谁都没敢离开庄园半步,所幸庄园里过去就存了不少东西,郝江化还专门修了个地下冰库用来冷冻一些新鲜名贵食材,这才让五个女人保住了生机,不然,没等左京来众女都已经饿死了。
  这三个月,对五个女人的心理所造成的压力,真是怎么描述都不为过。现在她们都在强自忍耐,但很明显,裂痕的深度已经到了快让彼此都全部爆发的边缘。
  左京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心里微微冷笑,有郝江化在的郝家庄和没有郝江化在的郝家庄果然不一样,这女人们没男人镇住自己就已经先闹开了,这还是李萱诗八面玲珑的缘故,不然,早不知热闹成了什么样子。该从谁开始先下手调教呢?
  左京貌似不经意的目光扫了一直没说话脸蛋微红的吴彤一眼,这丫头对自己有意思啊……那就先从她开始好了。
  吴彤偷偷抬起头扫了一眼,忽然发现左京也正在微笑看着她,不禁心如鹿撞,赶紧把头又低下去,心中不知为何却欢喜起来。
  徐琳敏锐的觉察到了吴彤的异动,目光扫了左京一眼,却见他正意味莫名的微笑着眼神扫视着庄园,那眼角的余光却分明在看着自己,心里一动,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好小子,果然是有备而来的吗?……既然这样,那老娘就陪你玩一场好了……一时五人各怀鬼胎,貌似无事的进了郝家大堂,说些闲话,道些别后思念之情,徐琳亲自给左京端了一杯茶,坐下才闲闲淡淡的问道「左京,这次事情,是你那好岳母干的吧?」左京一时有些惶恐,赶紧站起身低头道歉道「确实是我那岳母大人……给徐伯母和大家造成了如此伤害,真是对不起……」徐琳目光冰冷的阴声道「这事怪不了她,人家老公被活活气死了,不让我们身败名裂怎么甘心?要换了我可能做得更绝。也难为她为了报仇竟然连整个白家的名声都不顾,倒让我有些钦佩。只是老娘心里实在太过憋屈,我和诗芸她们都是受害者,凭什么要享受这一样的待遇?真正犯下这挨千刀事情的人,可不是我们啊!!」说着似笑非笑的扫了李萱诗一眼。
  李萱诗满脸愧疚之色,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左京已经抢先张口道「徐伯母,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母亲的错,你恨她原也应该,可是她也是情非得已,以善心上恶当,最后只能无奈沉沦。如今事情已经无可挽回,我知道你无错却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这辈子我和母亲都无法偿还你了,只求你看在过去情分的面子上,原谅她这一次吧。千错万错由我来一力承担,徐伯母要打要骂,要辱要杀,我绝无怨言。」李萱诗激动的珠泪盈眶,娇躯轻颤,徐琳倒冷笑道「哦?你可真是个孝子……难为你媳妇都被你的亲生母亲给拉下水祸害了,和她一起玩婆媳共侍一夫的游戏,你竟然现在还为她说话帮她求情?左京,我该说你蠢呢?还是该说你怂呢?
  ……」
  左京低头沉默片刻,默然道「过去的事情再痛苦,毕竟都已经过去了……可她永远都是我的母亲,这一点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母亲犯错儿子当然要一力承担,徐伯母,就由我来尽我所能补偿你吧……不管你要我做什么,只要不伤害我的母亲,我都不会反对,求求你,给我一次弥补你的机会……」说着扑通一声,当庭跪了下来。
  李萱诗再也忍不住泪落如雨,一头扑过去死死抱住了儿子!痛哭道「京儿……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对不起你啊!!呜呜呜……」左京回搂着母亲柔声道「别说了,妈妈,谁教我这辈子最爱的是您……不管您怎么伤害过我,可是我对您的爱都永不会改变。您起开,让我来承担这一切吧。
  相信儿子,我可以保护您一辈子了。」
  徐琳端着茶悠闲自在的喝了一口,终于冷笑道「还真是催泪动人的母子情深。
  不过左京,你可想好了,这里你妈欠下孽债的可不止我一个,诗芸的父亲因为这次事件直接被气的心脏病发作撒手人寰了,我们所有人的亲人都和我们断绝了关系,工作没了,家庭没了,亲人没了,孩子没了,丈夫没了,什么都没有了!你说,你能怎么补偿我们?!」王诗芸在旁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满脸怨毒的死盯着李萱诗,却珠泪落了满脸浑然不觉……只有她从对李萱诗从前的崇敬变成了现在最刻骨的恨意,因为她的父亲死了……那个最爱她视她为掌上明珠永远的骄傲的最爱的父亲,死了……再也见不到了……!!
  丈夫的绝情和女儿的哭叫都能让她忍耐下去,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是她活该。可是父亲的死让王诗芸彻底崩溃了,那一瞬间她就把李萱诗恨入了骨髓。如果不是她坑害自己,她的父亲就不会死……她的家庭还是那样幸福美满,丈夫温柔体贴,女儿乖巧可爱,父母健康慈祥,现在一切都没了……一切都没了……李萱诗哭的浑身颤抖瘫软在地,在这三个月里她从未像今天这样哭过,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指望,她必须强迫自己坚强起来,可是现在儿子回来了,放下心中千吨重担的李萱诗,情绪彻底失控爆发,过去的罪孽和未来的恐惧,让她彻底变成了个六神无主的普通女人,那个永远高贵优雅平和淡然又心有千机八面玲珑的李萱诗再也找不到了,如今的她,只是个想寻找任何依靠的可怜女人。左京搂着母亲紧紧抱在了怀里,看着徐琳坚定道「我这次回来就是知道岳母造成的后果之后赶来赎罪的,不管徐伯母和诗芸你们要我做什么,我说过,只要不伤害到我的母亲,一切我都毫无怨言!」徐琳看了王诗芸一眼,轻叹一声走过去抹掉了她满脸的泪,柔声道「诗芸,你觉得怎么样?」王诗芸咬着牙道「他只要能把我父亲还给我,别说她欠我的,让我给她做牛做马都行……可是可能么?!……」左京跪地磕头,万分无奈的道「诗芸,我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当初我父亲去的时候,后来我岳父大人去的时候,我都知道……这辈子就当我欠你的,你要我做任何事都可以,一辈子把我当马骑都行,只求你能放下心中的仇恨和怨毒,为了你父亲,也为了你自己,好好的活下去,才是对他真正的报答……」王诗芸大骂一声「你闭嘴——!!」上去就是一耳光扇在了左京脸上!狂哭道「我只想报答你妈!!我用一辈子来报答她——!!行不行?!」徐琳赶紧抱住她安慰道「好了好了,冷静一点!这样吧,左京,你也别说这些虚的,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你作为一个男人,必须要保护好我们所有人的安全,这是现在最紧要的事,你能做到吗?」左京抬头坚定的道「徐伯母放心,只要有我在,谁也休想伤害你们一根汗毛!」徐琳满意的点点头,搂着王诗芸轻抚着她的肩背道「好。那这样好了,现在就先交给你一个任务作为对你的考验,你把诗芸给哄开心,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把她哄开心了,我们就答应放过李萱诗,以后有什么怨气都只冲你来,行不行?」左京大喜!连忙点头道「没问题!我一定把诗芸哄的开开心心的!」王诗芸还要破口大骂,徐琳已经一把捂住了她的小嘴微笑道「那就这样说定了!现在先吃饭!吃完饭还有很多活要你来做呢!以后没你闲着的时候!!」说着对王诗芸柔声道「算了吧诗芸,左京说的对,人死不能复生,你要好好的活着,才是对你父亲最好的纪念。听话,别让姨心疼你,好吗?……」王诗芸再也忍不住,一头扑进徐琳怀里,叫一声姨,放声大哭!
  一时众女都满脸珠泪,只有左京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终于把这见表安抚住了……也许第一个调教的对象不是吴彤,而是这个自己一直垂涎欲滴的清纯浪货呢……嘿嘿嘿,好,这个玩起来肯定更有意思……过了一会何晓月端着几盘菜进了大厅,放在餐桌上淡淡道「吃饭吧。」说着自顾自的坐下来动筷子开吃。
  徐琳瞪了她一眼,拉着王诗芸走过去道「好了大家一起来吧。左京把你妈扶过来,饭后的事情暂且不谈,刚才让你陪我喝酒就是你要过的第一关,伺候老娘喝好了,说不定我还能放你一马呢!」左京扶着母亲坐下笑道「那我就更是万死不辞了,不会喝也要赔伯母喝个痛快。」说着殷勤的开酒给众女都倒满,又举起酒杯对徐琳四女道「谢谢四位大美女能给我这个机会,我先干为敬。」扬起酒杯,一饮而尽。
  徐琳娇喝道「好!凭你这个痛快劲,我就知道你一年监狱没白坐,终于有点爷们样子了,哪像以前,被一个娘们管着不够,再被另一个娘们接着管!最后结果如何?全特码一场空!男人不像个男人,看似对你再好的女人也只是拿你当王八蛋养着!一辈子不让你出头!!」说着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算了,不说了。
  喝酒!!」仰头一杯同样喝干,冷瞪了李萱诗一眼烦闷的低头自顾吃菜。
  左京面不改色,李萱诗却羞愧难言……气势被徐琳打的越来越弱,几乎都不敢说话了,哪里还有以前的半点模样!徐琳似有意似无意的话句句像刀锋一样刮在她心上,偏还叫她有嘴难辨,有口难言,默默的低着头,几颗泪珠儿又滴了下来。
  左京温柔的摸了摸母亲的玉背,抚慰一番,感受着那滑腻的手感心里有点冲动,赶紧定下心神,又倒了一杯酒举起来对王诗芸道「诗芸……我代妈妈向你赔罪……你什么也不用说,我连喝三杯。」说着自顾满饮,又连倒两次,都是一饮而尽。
  王诗芸却低头自顾吃菜,连看他一眼都不曾。左京咬了咬牙,又倒三杯,一饮而尽。
  再倒第三次三杯罚酒的时候,徐琳还没说话,吴彤倒先忍不住了,小声劝道「大少爷你少喝点,再这么喝下去马上就会醉的……」徐琳桌子一拍咯咯笑了!眉飞色舞的逗趣道「哟!彤彤知道心疼人啦?!怎么,对你的左京哥哥有意思了?姨替你做主!好不好?!」左京面色尴尬,吴彤却羞红了脸,一把捂住小脸娇嗔不依道「琳姨就你坏!
  我不理你了!!」
  徐琳更是笑的乐不可支!眯着美目笑道「小丫头还蛮有眼光……你左京哥哥人长得甩,气质好,身材高大,风度翩翩,如今又有了真正的男人味,就是不知道底下那活儿有进步没有……」说着摸了摸下巴,回忆道「我记得以前看见的时候,还是个小豆丁呢……」左京一张脸瞬间通红!结结巴巴的道「徐……徐伯母!您……」徐琳无辜的眨着眼道「怎么了?难道你小时候我没抱过你?那时候你底下那活儿可不是小豆丁么?我哪有说错?」左京端着酒杯定在了那里,傻着眼……一桌女人扑哧一声全都喷笑了出来!
  就连一直冷着脸的王诗芸这次也憋不住了,捂嘴失笑出声!
  徐琳若有若无的目光扫了一眼,无人看见的朝左京隐隐眨了一下眼睛。浪笑连连。一顿饭吃的终于平安无事,众女虽心有间隙,但终归还是做足了姿态,连王诗芸后来也没再冷着脸,偶尔还和左京轻声细语的说几句闲话,让左京兴奋的满面红光激动不已,一激动酒就喝的有点多了,本来就不胜酒力,这时更是舌大头晕,眼花腿软,众女一看左京也喝得够了,于是散场。徐琳不等李萱诗开口就自顾吩咐道「彤彤,晓月,你们帮忙把左京扶到房间去吧,诗芸,你去打盆水给左京擦个脸,让他好好休息,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浑身脏兮兮的,把床单都睡脏了。」吴彤和何晓月倒没说什么,王诗芸却皱起了眉头,被徐琳轻轻推了一把,使个眼色,终于满心不甘的领命而去。
  徐琳微微一笑,美目眯着暗自思量,老娘是喝个头汤呢?还是喝个头汤呢?
  ……小丫头你还不愿意,要是你能猜到左京的真正目地,怕是巴不得要去给他当人肉垫子呢。既然你这么笨,那就别怪老娘抢你个先了,嘿嘿……徐琳正眯着眼睛暗自得意,却猛见李萱诗不知何时已不声不响的开了自己房门,顺手接过了左京的肩膀搭在了自己香肩上,柔声道「把他扶我房间去吧,这孩子,睡觉不老实,你们是伺候不住的。」吴彤和何晓月几乎是不由自主就松了手,很顺利的让李萱诗接过了左京的服侍权。两个笨女人也许是出于一直对李萱诗听话的本能,也许是想到人家才是这个男人的母亲,这当妈的当然要照顾儿子了,所以不约而同的就站住了,眼睁睁的看着李萱诗把左京扶进了自己的房间。
  字节数:9303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