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我的男人们之小东和大刘续】【作者:mengyao82】【完】

发布日期:2017-09-22  来源:  阅读:加载中

  那是个周末,离圣诞节不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过这个洋节的,大街小巷里不时就能看到棵圣诞树彩灯什么的,还挺像那么回事。我和小东约好晚上见面,下午没事就躲在卧室里挑选要穿的衣服。正一件件的试穿时,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接了后没想到是大刘,着实吃了一惊,这家伙消失了几年,怎么突然冒了出来,免不了一串问题就脱口而出。他却不答,说是这么多年没见,出来坐坐如何。大刘的出现,确实让我又惊又喜,很爽快答应了,问在哪见面,他却记了我家的地址,让我在家等着。
  放下电话,便穿衣服准备着,这才发现,为了晚上约会,正穿在身上的还是蕾丝性感内衣,乳头在那一层薄薄的一层黑纱后面若隐若现,内裤更是有开口的情趣型。屋里不冷,竟然没注意到是穿着这么一身跟大刘说了半天话,脑袋里不禁各种杂乱的想法纷至沓来,不由得坐在床上呆呆的胡思乱想,好一会终于醒过神来,暗自好笑,这是想什么呢。去换上普通的内衣又嫌麻烦,寻思着反正穿上外面的衣服又不怕被看到,何必费那个事。匆匆收拾好,对着镜子端详一会,没什么遗漏,便坐着等大刘,竟然莫明的有些期待。
  等人的滋味还真难受,电话终于又响起来,大刘说己经在楼下了,我便跟家人打了招呼出门。到了楼下却不见人,正在左顾右盼时,旁边停着一辆跃野车喇叭突然响了,被吓了一跳却见车里一个大块头的男人正冲我招手,我不敢确定那是不是大刘,正满腹狐疑时,他探头喊了我名字,确定是没认错,冲他一笑就上了车。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真是女大十八变,都出落得这么水灵了」,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他倒是一点也不见外,上来就弄这么一句。
  「还那么贫」,我虽这么说着,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倾国倾城也没用呀,有人当初可是扔下人家就跑了」
  听到我说这话,他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只是转瞬又一副笑容:「男子汉先立业,再成家,我这不是回来找你了嘛」
  「这么说,现在事业有成了?」
  「那倒还没,就是想你了,才回来的」,说着发动车子:「找个地方喝杯咖啡吧」
  他开着车,嘴上却不闲着,滔滔不绝地讲起在部队的事,原来他是刚刚才退伍回家的,也不知是当的什么兵,一去就这么多年。只是当了一回兵,确实变化很大,从前他是骨架大,肥肉也不少,整个就是一肉山大魔王,好在五官还算端正,倒也算不上猥琐。现在像脱胎换骨了一样,还是那么厚实,却从身上透出来一股精气神来。脸盘一如既往的大,只是没了以前的又白又圆,而是显得有棱有角,皮肤也变得黝黑,散发出一股英气。看他的手,变得粗糙不堪,想必是没少吃苦。
  正看得入神,他却转过头来,四目相对,那一瞬间心中满是慌乱,赶忙装作没事似的四下张望,原来车子早己停下,我竟然没有发现,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我是不是很帅?都让你看呆了」
  我白了他一眼,却不敢接话,似乎是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子一般,匆匆下了车。
  进了咖啡厅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里面人不多,很是安静,不一会侍者送上咖啡,他便接着讲他的军旅生活,只是说着说着就把话题转到我身上。
  「我挺好的,毕了业就分配工作,过两年找个男人一嫁,也就这样了」「那你看我咋样,怎么说咱俩当初也是有一腿的」「滚!」听他说得不堪,不禁眼睛一瞪,但想到中间发生的事情,又黯然了:
  「好马不吃回头草,我才不要你」
  被我呛了一句,又见我脸色不好,他便转移了话题,过了会我也就缓过神来,又跟他聊得起劲,这一下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色己经暗了下来,倒是听他说了不少事。原来他们家这些年做了些生意,他爸在某政府部门当着个小领导,有这么层关系自然很便利,倒是没少赚钱。他退伍回来也是为了帮着家里照看生意的,要不然还会在部队干下去。听他这么说着,不由的有些失望,却又很快释然了,心中不住自嘲,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哪会有男人专程为了自己跑回来的。
  正聊得在兴头上,手机突然响了,原来是小东打来的,这才想起晚上有约会,随口敷衍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男朋友?」
  「不是」,我矢口否认:「我先走了,有空联系吧」「我送你吧」
  「不用」,说完我出了门,拦了辆车去见小东。
  到了地方,他早己经等了半天,正在左顾右盼,显是等得着急了,发现了我之后就立刻高兴地迎上来。只是我却一直心不在焉的,吃饭的时候也在想着跟大刘见面的情形,不免就冷落了小东,他问了两次,见我不说,也有点不知所措。
  晚饭就在这种沉闷的气氛下吃完了,估计是见我状态不对,他便有些小心地问要不要送我回去。我也不想太过冷落他,还是跟着去他的小窝了。
  进了门,我径直进了卧室换衣服准备洗澡,小东也照例会过来动手动脚,只是当我脱得只剩下内衣的时候,或许是被这一套性感内衣刺激到了,也可能是对我冷冰冰的态度气着了,他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随即就压了上来,想要接吻。
  我本能的一边推他一边躲着不让他亲,只是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比男人力气大,没把他推开,反倒是手被按住,嘴虽躲开了,脖子却露出来,被他又吸又舔的。
  突然觉得很没意思,往常我都是会撒娇让他放我去洗澡的,可今天却只想着让他快点结束,这个念头一出现,也就停止挣扎,任他亲着。我的脖子是个很敏感的地方,不一会就被弄得气也喘不匀,下面也湿润了。
  见我不动弹,他也不再按着我,爬起来在我身上到处舔着,手也在乳房上不住揉搓着。每当他舔到敏感部位,便有一阵酥麻传来,像是过电一样扩散到全身,乳头更是早早的凸立起来,涨涨的很是难受,只盼着被男人抓在手里狠狠蹂躏,可是脑海中为什么想到的却是大刘那双粗糙的手呢。
  小东又开始在我身上肆意摸着,而我则闭着眼幻想着那双粗糙的大手,双腿交叉绞在一起,腰不断地扭着。终于他像是摸够了,站起身有些迫不急待的脱着衣服。我把腿分开,手放到阴蒂上,慢慢的揉着,果然让我得惩了,他一下把我的手丢到一边,手指在湿漉漉的阴户上沾了沾就捅了进来。不想让自己再三心二意的想着大刘,就盯着小东的脸,随着他的手指扭动着身子。他的手在阴道中搅动,但是在这方面却并不擅长,更多的是把手指当成JJ那样抽插,却哪里知道这么一来怎么会比JJ的感觉更好呢。只是我也没心情跟他说起这个,虽然不是那么合意,淫水却也一股一股的流出来,很快就听到下面传来很淫荡的水声。
  只是他却不满足,手指不停,把JJ凑到我嘴边,那粗大坚挺的JJ上布满了突起的血管,看着有些恐怖,但也着实让我心跳加速,不由捉住它得用舌头舔了下,却突然闻到一股汗臭,还夹杂着淡淡的骚味,一阵恶心之后不禁后悔没有洗澡。不过现在也不想再去了,只想着让他赶快插进来,射出来,然后好收拾干净回家。
  小东见我不肯吃他的JJ,似乎有些郁闷,不过也没强求,只是收回手,用那根沾满我淫水的手指在乳房上画着圈。一直在想着别的男人,对小东确实不公平,我决定补偿他一下,便坐起来,让他躺好,接着就跨坐在他身上,用阴户摩挲着那根大JJ。在床上我一向都是比较被动的,小东更是从没见过我如此主动,有些吃惊似的看看我,嘴角带出一丝惊喜的笑容,便舒服得闭上眼睛。扶着JJ对准位置,就慢慢的坐下去,整根肉棒深深的没入阴道中,刺激得我身上一阵颤抖。缓了一下,就开始扭动着腰肢,让JJ在我阴道里搅动起来。很快便进入了状态,因为不停运动而带着颤音的叫床声,伴着下面传来「噗唧噗唧」的声音,让他也来了感觉,却在下面不停的用力顶我。我半蹲着,让自己的身子上下动着,套着他的JJ进进出出,只是体力跟不上,不一会腿就微微抖着,却是累的己经酸疼起来。不知为什么,每次用这种女上位的时候,便觉着自己是个荡妇,可是这种感觉以及对做爱的掌控能让自己更舒服,就是体力太差了,坚持不了多久。
  没了力气再加上阴道中的刺激让我很快就不能动弹,伏在小东的身上,任凭他抱着我,在我身子里用力抽插着。
  或许是这样的姿势男人不好用力吧,没多久小东就一翻身把我压住,感受到这种压迫,却再次想起了大刘,如果是他压着我,应该更加喘不上气吧,那样一定很刺激的。我特别喜欢被压在下面的感觉,喜欢那种被压得透不过气的感觉。
  小东单薄了些,虽然有身高,体重也不算太轻,可如果是大刘的话,会更好吧。
  我正胡思乱想着,只感觉一股滚烫的热流冲进体内,激得我不由大声叫起来,原来他己经射了。
  他趴在我身上大口喘着气,看来是刚才很卖力气,汗都出来了。我觉得下体一片粘粘的很不舒服,于是推了推他,可他却不愿意起来,仍旧压着我,汗水滴下来,正落在我脸上。
  「你高潮了吧,最后叫得那么历害」
  「嗯」,我随口答着,这家伙,那么长时间了连我有没有高潮都看不准,还以为自己挺历害呢。他却满意的笑了,这才躺到一边。我坐起来,想要找纸擦一下,这才发现阴户周围一片狼藉,毛毛上和大腿上到处沾着淫水,一小股乳白的精液溢了出来,挂在洞口正慢慢的往下淌着,己经流到内裤上了。看着他的「杰作」,心头顿时一股火气冒上来,只是强忍着,把内裤和胸罩脱掉,找了个塑料袋装好塞进包包里,就跑去冲澡了。
  等我出来,却见小东还在床上赤条条的躺着,JJ歪着,觉着那姿势说不出的难看,也不理他,自顾自的穿着衣服,可是内衣都弄脏了也没法穿,只好空心穿上。看他还躺在那不动,便没好气的说:「给我买药去」他一愣,又明白过来,见我生气了,也不敢吭声,只是爬起来胡乱穿上衣服,追着我出了门。找地方买了药,又拦了车送我回家,路上没怎么说话,我一直在想着心事。到了地方,我的气也消了,觉得刚才对小东确实有点过分,便主动在他脸上亲了下,这才进了家门。
  回到家时,父母都己经睡了,悄悄地洗漱完就钻进被窝,却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中大刘和小东交替出现,可是也不知道具体在想什么,只觉得思绪纷乱,理也理不清。过了许久,仍是一点困意都没有,就有些烦躁,努力的不去想那些事情,眼睛却睁得很大,盯着天花板。
  失眠了,这还是很少有的情况,如果不见这一面,可能忘记大刘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他变得太吸引人了。那结实的肌肉,让我感觉到里面蕴含的力量,那双眼睛中,让我看到坚定和自信,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优秀军人的气质,让我觉得这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有他在身边,我就不会害怕任何东西。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与大刘便时常见面,只是我总感觉,我们的关系不是向着男女朋友的方向发展的,而是越来越像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似乎是他把我当成了红颜知己。我也是无可奈何,后来才知道他在部队的时候就己经跟别人订了婚,是他父母看中的姑娘,退伍回来也是为了准备结婚。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没有可能,做一知己却也不错。
  但我也是有欲望的,知己只能满足精神上的需求,满足不了身体的需求,于是小东又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只不过我对他的定位,从以前的准男友,变成了纯粹的性伴侣。他当然不傻的,我与大刘的来往又从不掩饰,自然瞒不过他。想必是他也看明白了,我对他从没动过真感情,也就顺水推舟了。
  日子就这样过着,转眼到了2005年的平安夜,其实这种洋节对于中国人来讲,也就是找个借口放松一下,或许是因为没有传统节日中那些迎来送往,这才让人们趋之若鹜吧。我和小东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约好了一起放纵一下。
  记得那年的平安夜正好是周末,是个雾气蒙蒙的天气,空气里除了寒冷还多了些许潮气,让人很不舒服,只是这雾气被灯光照耀着,泛着各式各样的光晕,映衬得天空也是一种奇异的深蓝色,让夜色中的北京凭添了一丝神秘的感觉。
  只是性伴侣的关系,也没有一起游玩的兴趣,就让小东直接到酒店开好房等着我。在家吃过了晚饭,晚上七点钟便准时到了约好的房间。他己经洗过澡,电视机开着,显然是等得无聊,但是非常高兴,脸上挂着笑容。见他挺开心,也让我心情更好了些,必竟认识了两年,怎么说也可以算朋友的。我坐在床上一边脱衣服,一边跟他闲聊了几句,然后就去洗澡了。
  洗完出来的时候,他己经躺在床上等着了,自从关系改变之后,我们之间倒是越来越直接的。我也钻进被子里,伏在他胸口,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小乳头,似乎男人的乳头也很敏感,只是不知道被舔的时候那感觉与女人是不是一样的。他微闭着眼,很享受的样子,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又顺着长发摸到肩头,在我的肩膀上画着圈圈。
  小东的手又跑到我的背上,随意的摸着,我往上挪了挪位置,让自己的乳房凑到他到嘴边,便觉得乳头被咬住,接着就被舌头连续扫过,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冷站,却是酥麻难忍,于是抱着他的头,把乳房用力向他的脸压去,就像是希望他的嘴能把我的乳房都吃进去一样。却把他压得一会就喘不过气了,随着一声惊叫,我便被他翻过去,仰面躺在床上,而他则侧卧在我身边,伸出一只手来在乳房上揉着,却也仅仅这样,并不着急干别的。
  「快点呀」,我被他吊得难受,便催促起来。
  「这么快就受不了了?小骚蹄子」,他又露出那种淫荡的笑容,重新确定了关系以后他越来越会折磨我,这淫荡的笑容更是成了他的招牌。而且做爱的时候总是喊我骚蹄子、小骚货什么的,虽是难听,可我却有种莫明的快感,也就从一开始的抵制,逐渐的变成了接受,最后竟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被他这一句,弄得我立即忍不住了,大口喘着气,却拉着他的手往下面放,想让他蹂躏我那早就水汪汪的阴户。他却偏不遂了我的愿,只是在股沟、小腹和大腿上摸着,不多时就把我弄得心痒难耐。
  我摸到他的大JJ,用力握在手里,生怕跑掉似的,只是不住的摩挲着,JJ在我手中不断变大,终于坚硬得像铁棍一样。我牵着它,想把它拉到阴道口,更想让它插进来,好缓解那种空虚的感觉
  小东似乎是玩够了乳房,又在我身上到处亲了一通,便拍拍我的屁股,我知道他要怎么做,顺从的翻过身,把屁股高高的撅起来,这是他最喜欢的姿势。不一会他就摆好了架势,那根又粗又长的JJ便一下插进来,一直捅到最深处,却停下不动。阴道突然被撑开,就感到下面不自觉的想要收缩,似乎是想把那JJ一直吸住,这种感觉让人特别兴奋。只是他却不动,只好自己前后蠕动着,用阴道套弄着他的肉棍。
  可能是觉得我弄得太慢,便拿手按住我的屁股,用力在后面抽动起来,却把我顶得不断向前挪着。他的两个蛋蛋也随着我们的动作,一下下的撞在我那己经被流下的淫水布满了的阴户上,偶尔能撞到阴蒂,更让我一阵颤抖。
  肉体撞在一起的啪啪声音越来越快,我己经快缓不过气了,叫声也不再连续,就像憋着气,好久才能喊出一声来,双腿早就麻酥酥的支撑不住,终于被他一下撞得歪倒在床上,可是JJ却也滑了出去,突如其来的空虚让我的心一下子失掉了什么似的,却也缓过一口气,叫声又连续起来。一条腿被抬起来,JJ再一次插进来,大力的抽插着,我努力想挺直腰,手在床上胡乱抓着,可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分不清自己在哪里,我要死掉了。
  随着一阵止不住的颤栗,我终于高潮了,回过神来,感觉大腿还在不住地抖动,小东却还在干我,他还没射出来,让我缓缓,还能接着高潮的,我暗自想着。
  可他却加快了动作,最后猛得抽出来,阴道里一下子变空,让我一时缓不过神来,一股滚烫的精液紧跟着落在乳房上面,然后又一股射在肚子上,刺激得我不由又是一阵颤抖。
  「射得真远」,我用手指涂抹着乳房上的精液,呢喃着:「这么多」小东没说话,只是在一旁躺下,喘着气,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没过多久,他便爬起来下了床,却开始穿衣服。我不知道他这是搞哪一出,也不想多问,仍然在研究着身上的精液。说起来也没少给男人口交,可还从没让人射进嘴里过,还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味道,一时兴起,就把手放在鼻子前,却有股腥味,恶心得赶紧把手拿开。
  小东己经穿好了衣服,站在那看了看我。此时我正赤裸着身子躺着,乳房上和肚子上沾满了精液,下面更是湿湿的。他便找来一叠纸巾递给我。
  「擦一下吧」,等我接过去,又道:「赶紧盖上被子,小心冻着」被他这么一关心,心里也是暖暖的,他却又开了口:「XX(我名字),有件事必须和你说,今天就是我们最后一次了,以后别再联系了」我觉得奇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盯着他看。
  「我刚交了女朋友,约好一会见面,先走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门。
  这是什么意思?我一时没搞明白,只是呆呆地躺在那,却越想越不是滋味,有新女朋友,今天还来找我干什么?越琢磨越郁闷,想起刚刚被射了一身,只觉得非常恶心,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跑进卫生间冲洗起来。
  洗了很久,才觉得好过些,擦干了身上的水,这才围上浴巾出来,在沙发上一坐,抱着腿蜷成一团生闷气。不一会就想到了大刘,他要是在这,肯定会安慰我的。这么想着,就找出手机打过去。
  「有空没」,电话一通我便问,也没等他回答就接上一句:「过来陪我」「你不是跟那个什么东过节吗?」
  之前跟大刘说起过小东,只是他一直以为我俩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时也不想再多解释,便抢白道:「少废话,到底来不来」「好好好,在哪呢?」
  我说了地址,就挂了电话继续生闷气。没过多久,只听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门铃就响起来,我跑到门口问了声是谁,待听出是大刘的声音,便打开门。
  他却没有进来,而是一脸意外的表情看着我,这时一阵凉嗖嗖的风顺着门口吹进来,只觉得浑身冰冷,才发现自己刚才只顾生气了,居然只裹了一条浴巾就来开门。
  形象全毁了,心里懊恼着,却强装淡定的转身往里走:「别堵着门,你不冷我还冷呢」
  坐在沙发上,空调送出的暖风吹在身上,终于把刚刚的冰冷感觉驱散了。大刘也跟进来,让人少见的有些手足无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被他这样子逗得一笑,心中郁闷也就减轻了不少。
  「你还笑,我说你这是唱的哪出?」他说着,就想在床上坐下,却正好看见床单上那片不久前留下的湿痕,想必是明白了些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床沿上。似乎是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好,便掏出包烟来,拿起一支叨在嘴里,就在那找打火机。
  身上的浴巾没有多大,围在身上也就勉强不露点,可这个时候也不好再去穿衣服,见他借着点烟似乎是在考虑怎么接话,但眼神躲躲闪闪的,心里就觉得好笑,这男人平时都是一本正经的,但真遇到诱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把持得住。
  「想看就看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可能是跟男人接触的多了,我这脸皮也是一天比一天厚,又实在忍不住,便调戏了他一句。
  「我说你今天不是故意来考验我的吧」,他的表情有些古怪,顿了下又接着说:「就凭咱俩这关系,有什么困难直说,不用整这美人计」我也不示弱,又开始损他,就这么一人一句聊起来,倒也不再那么郁闷了,他见我似乎也没什么事情,也放了心,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可能是我这浴巾裹着的身体对男人来讲实在难以忍耐吧,他的眼睛总是没事就看过来,一会又似乎觉得不妥而看向别处。就这么聊着,气氛却越来越暧昧,我心里己经在想着他什么时候冲过来,把我抱上床。
  「你先穿好衣服行不」,他终于受不了这种气氛了。
  「我不好看吗?」,我语气中带着一股幽怨。
  「好看」,他却马上回过神来:「你再这样我真忍不住了」我却不再说话,只是盯着他的眼睛,从沙发上站起来,坐了那么久,浴巾上打的结己经有些松动,但我并没在意,还有些期盼它能自己松开。慢慢走到床边,站在他面前。他的额头己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让灯光一照,亮晶晶的。
  我伸手替他擦了擦汗:「想看吗?」
  他不说话,似乎是在极力克制着。己经到了这一步,我不想失去这个机会,要是今天不逼他就犯,以后连见面都尴尬,这么想着,我一咬牙就把浴巾扯开,丢在地上。
  他似乎被这一下弄得呆住了,我却不放松,抓起他的手放在乳房上。总算克制不住了,他一下抱起我,扔到床上,然后就扑上来,我的嘴被堵住,他的舌头用力顶开牙齿,钻进来到处舔着,我也热烈的回应他。
  亲了很久才彼此分开,大口喘着气,我脸上带着笑,就像奸计得惩一样。他迫不急待的脱掉衣服,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只是那根肉棒却不像他的块头那么大,很是普通,这时早就高高的昂着头,似乎是在跃跃欲试。
  大刘分开我的双腿,就扶着JJ在阴户上蹭着。这么着急?不过也是,刚才忍了那么久,怕是憋不住了。正想着,他就插了进来,却一上来就很快的抽插起来。
  「你要弄死我呀」,我喘息着,他却不答话,反倒越来越快,随着他的动作,我也大声叫着,这声音似乎让他更兴奋了。还好他JJ没长得也那么大,要不然还真受不了。正想着,他却猛的把JJ拔出来,又用手撸了几下,一大股精液便射了出来,正落在大腿上,最后还拿着JJ在我腿上蹭了蹭。
  「你不会是处男吧?」我试探着问
  「不是」,停了会又接着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小东不要我了,你要我不」,说完却见他一脸纠结的表情,想起来他己经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心中有些失落,却安慰起他来:「别紧张,又没让你娶我,你爱不爱我这个我管不着,我是爱你的就够了,做红颜知己也好,做情人也好,随你便」
  说完了这些,就像心中的石头被搬开了,很痛快,大刘却沉默着。明白他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也不催他表态什么的,只是依偎在他怀里。
  「你不是处男,刚才怎么那么快」
  「那是对你勾引我的惩罚」
  「那你再慢慢的惩罚我一次呗」
  刚说完,就被他压在身下,我们又做了第二次,他还是有些生涩的感觉,但也不是全无经验,想必是没做过几次吧。我在床上尽情的展示自己性感风骚的一面,不能做他一辈子的女人,那就做让他一辈子忘不掉的女人吧。
  从那之后,大刘便兼任了小东的位置,我们仍然是知己,无话不谈,而有需要的时候,又能互相安慰,倒是过了一段很放纵的日子。回想那一年,我的心是大刘的,身体是小东的,虽然跟他们俩都没什么名份,可我心里却明白,那不过是个借口,最起码也算是精神出轨了,或许小东在床上对我的称呼一点都没错。
  【完】
字节:17662